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女格斗家捕獲淩辱
女格斗家捕獲淩辱

女格斗家捕獲淩辱

太平洋一座無人島上,植物以反常規的樣子生長著,互相扭
纏繞形成了一個規則的球體,球體裂開一道口,其中螺旋生長的植物好像形成了
一顆眼球。在這些植物下,一群人在往地下挖掘著,一位滿頭銀發的少女在臨時
搭建的工棚里喝著紅茶監督著挖掘。

  「找到了!找到了!」終于,深坑中傳出了呼喊聲,所有人涌到坑邊,從坑
中,一顆直徑一米五左右的漆黑石球被挖掘了出來。少女來到石球邊,仔細查看
了一下,雖然在場所有人都沒有發現這顆石球除了顏色漆黑外和普通石頭有什幺
區別。

  「沒錯,這次你們找對了。」

  工頭趕緊靠了過來:「那可真是太好了,這個石頭花費了我們一個星期,那
價錢我可得重新算一算。」

  「放心,你們做得很好,我會給你們超出預期的報酬。」說著,少女用手指
在石球上寫了幾個看不懂的字。瞬間,石球發出紫黑色的光芒,光芒像一只只利
爪,迅速刺入了周圍人的身體,把他們的靈魂扯出,直接拉入石球。石球的質感
馬上發生了變化,變得柔軟有光澤。工人們哭喊著四處逃竄,少女卻依然站在原
地:「這是我給你們最好的獎勵,讓你們成為大蛇複活的開端。」

           ***  ***  ***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世界最盛大的格斗賽事-Kof大會僅剩1個月就要開
賽,所有女性格斗家卻同時收到了一份邀請函,邀請全世界女性格斗家參加一場
格斗大賽-The Queen Of Fighters 。

  這次比賽的主辦方是世界聞名的女富豪,以及格斗愛好者,平野流影。比賽
的地點是太平洋的一座小島,參賽選手只通過邀請參加,由專門的游輪接送,且
不允許其他男性朋友或親屬隨同,因為平野流影希望舉辦一次只屬于女性的格斗
盛會。

  因為是眾多實力強大的格斗家一起前往,而且大會由平野流影這種公眾人物
舉辦,女格斗家們都沒有太過在意,幾乎全部接受了邀請。

  大賽當天,不知火舞、藤堂香澄、麻宮雅典娜、京、瑪麗、溫妮莎、四條雛
子、Whip、麗奧娜、阪崎由莉搭乘著游輪來到小島。在游輪停靠的地方,并
沒有格斗擂臺,只有幾臺攝像機和一塊巨大的顯示屏。在女格斗家們都到達后,
平野流影出現在顯示屏上。

  這位年輕貌美的銀發女富豪散發著傲人的魅力和氣勢,眾多女格斗家在她面
前也黯然失色。

  「各位,非常感謝你們參加本次大賽。首先我必須為自己隱瞞了大賽細節向
大家道歉,這次我想舉辦的并不僅僅是一次格斗大賽,還是一場荒野淘汰賽。為
了證明我們女性格斗家的實力,你們要分散在整個小島,尋找對方,互相戰斗,
互相淘汰。你們可以兩人一組進行組隊,獲勝的兩人將會得到不菲的獎金。這次
比賽會被攝影機全程記錄,然后在我買下的節目中直播,這將會是最盛大的格斗
家競技賽,也是證明我們女性格斗家的機會。如果不想參加,你們可以走回游輪,
離開這里。那幺,請選擇吧。」

  平野流影說完,大屏幕再次一片漆黑,再次亮起時,屏幕上是攝像機從不同
角度拍攝到的眾人的畫面。女格斗家們都有點不知所措,可很快,她們都明白了
一件事情,那就是直播已經開始,現在選擇離開只會在觀眾面前丟臉。經過短暫
的交流,幾人分成了小組。

  溫妮莎和麻宮雅典娜

  阪崎由莉和四條雛子

  京和瑪麗

  麗奧娜和Whip

  藤堂香澄和不知火舞

  五個小組,按照屏幕上地圖的指示,來到了五個起點。

  溫妮莎和麻宮雅典娜篇

  「真是的,被那個暴發戶算計了,居然來參加了這種麻煩的比賽。」溫妮莎
一邊驅趕著身邊的蚊子一邊抱怨。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現在能做的就只有淘汰其他人盡緩存得勝利。」
雅典娜跟在溫妮莎后面安慰到。

  「或者讓她們淘汰,然后盡快回去。」

  「還是不要這樣子吧,畢竟被淘汰的人也沒有被承諾可以離開。而且,我也
不喜歡故意輸給別人,這是對格斗的不尊敬。」

  「哦 你個明星大小姐還挺有骨氣的。」

  「我還沒有問你的名字呢,之前的大會上沒有見過你。」

  「我的名字是溫妮莎,你是叫麻宮雅典娜吧,很擅長使用超能力,剛好,我
不會那些花里胡哨的手段,我們可以互補一下。」

  「我還會中國拳法,這一點我要補充一下。那溫妮莎小姐擅長什幺格斗技呢?」

  「我嘛 」溫妮莎擺出架勢。雙手擡起,頭部下壓,一瞬之間,三道疾風
呼嘯而過,三片下落的樹葉被擊中,全部分為兩半。「看到了嗎 」

  「好厲害,這是拳擊,但融合了其他格斗技巧,實用性很高,而且是很強的
水準。」

  「挺識貨啊,大明星。」溫妮莎緊了緊手套,「我開始欣賞你了,既然你都
這幺有干勁,那我就陪你玩玩,在 Kof之前先拿下一個冠 」

  溫妮莎還沒有說完,兩人突然楞住。

  「溫妮莎小姐 」

  「嗯,感覺到了,很強的氣息,有強者在附近,是其他選手嗎?」

  「不 」雅典娜頭上冒出了汗,「我的感應力更強,這種氣息,很讓人討
厭,不是其他人。而且離我們越來越近 要來了!」

  兩人面前的叢林中,隨著一陣物體穿過灌木的嘈雜聲,幾根粉色的觸手迅速
竄了過來。兩人都被這種怪異的物體嚇了一跳。可畢竟是身經百戰的格斗家,兩
人馬上開始迎戰。

  溫妮莎輕輕小跳起來,靈活地右跳閃開了觸手,緊接著直拳擊中觸手。可觸
手卻比想象中柔軟,把拳擊的力量全部分散了。而觸手抓住溫妮莎攻擊完的間歇,
一擁而上。

  「糟了 」觸手數量太多,眼看溫妮莎無法招架,一個光球飛來,把觸手
全部燒掉。受傷的觸手全部收了回去。很明顯,這是雅典娜的超能力。兩人迅速
背靠背做好招架。

  「看來我對這些東西沒什幺辦法,只有你能對它們造成有效的傷害。」

  「是啊,那接下來我們怎幺辦,溫妮莎小姐?」

  「這些觸手的攻擊配合異常默契,好像有共同的思想,它們應該是一個本體
上的器官,接下來我去吸引它的注意,找到它的本體,然后你就對它造成致命一
擊。」

  「好的,我明白了。」

  就在兩人等待著觸手的下一次攻擊時。兩人腳下的地面慢慢發黑,警戒著樹
叢的兩人沒有發現,一個黑色的物體從地下悄無聲息地迅速升起,剛好頂入兩人
的跨間,把兩人頂了起來。

  「呀啊啊啊啊啊!」被頂到私處,因為羞恥和疼痛兩人不約而同地尖叫出來。

  「怎幺?從地下,為什幺沒有聲音!」

  兩人發現這是一個兩米長的黑色長方體,看質感像橡膠或生物,長方體的上
面,頂住兩人胯下的部分,長著一根根像手指一樣的小觸手,而且明顯可以看到
觸手上沾滿粘液。只要是女生,處在這種情境都會感覺羞恥和惡心。兩人馬上準
備翻身跳下去,可這個奇怪的物體卻在此時突然前后移動起來。

  「呀!這家伙!」溫妮莎被這羞辱的行為徹底激怒了,她朝身下的生物狠狠
打去。可它卻突然劇烈震動起來。

  「啊啊啊 」兩人的下體感到一陣酥麻,力量瞬間消散。

  「它 分散了我的拳擊 雅典娜 」

  「呃 我明白!」雅典娜聚集超能力球準備攻擊。可身下的生物突然釋放
出一陣氣體。兩人沒有防備吸入了氣體。

  「啊 糟糕 意識 模糊了。我的力量為什幺 」雅典娜吸入氣體
后頓時感覺全身無力,意識逐漸模糊,可被頂住的下體卻突然敏感起來。趁這個
機會,幾道觸手從地下伸出,把兩人一圈圈捆綁在一起。

  「這是 麻醉氣體 不對 這種氣體,可以催情。」溫妮莎用力掙扎,
可現在她的力量已經遠不如觸手。雅典娜的超能力不知為何變得非常虛弱,已經
很難聚集。就在這時,兩人身下的生物正式展開反攻。它像牙刷一樣,迅速前后
抽動,接觸兩人下體的短觸手在粘液的潤滑下,像無數舌頭一樣迅速舔舐著兩人
的私處。

  「啊啊 不要啊啊 」

  在氣體作用下兩人的蜜穴已經有了感覺,這時被劇烈摩擦下體,兩人的快感
瞬間提升到高潮,沒有忍耐的余地,同時呻吟起來。溫妮莎的力量和雅典娜的超
能力卻也隨著快感的提升而迅速消散,與此同時,兩人的快感也莫名提升了很多。

  下體的生物也好像變得更加興奮,加快了抽拉的速度,像舌頭一樣柔軟短觸
手也變得堅挺,像一根根橡膠棒一樣。兩人的褲子和內褲在這種攻勢下形同虛設,
甚至面料的柔軟觸感還減少了疼痛,讓快感更加明顯。

  「呃呃呃 不 呃呃啊啊啊 」

  隨著誘人的呻吟,兩人高潮了,淫液像射精一樣噴射出來,濕透了褲子。兩
人因為快感和恥辱精神越發恍惚,可身下的生物完全沒有疲憊的跡象。并且當兩
人的淫液流到它身上時,它突然散發出紫色光芒,淫液馬上被吸收,而它的速度
也隨之提升。

  「啊啊 它 它吸收了我們的能量。」雅典娜此時意識到,這種生物的
氣體把自己和溫妮莎的生命力和超能力轉化為性欲和快感,然后通過淫液排出體
外,它就可以通過吸收淫液來取食這些能量。就是因為這樣,她們才會變得無力,
同時快感大幅度提升。

  這種生物的行動是有目的的捕食,而且它通過侵犯強大的女性捕食,這讓雅
典娜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被封印的淫魔──黑丸(Kuromaru),雅典娜終
于明白了,這個小島是為黑丸準備的捕食場,而她們是黑丸恢複能量的餌食。

  「這是個陷阱,我們必須警告其他人。」

  「警告其他人?先擔心一下我們自己吧。」

  在高潮一次后,兩人的欲望稍微緩解了一下,力量慢慢恢複了一點。而黑丸
也感覺到了兩人掙扎的力度變大,它突然扯開了兩人的褲子,露出兩人已經濕透
的下體。

  「等等 不要!」在兩人驚恐的眼神中,黑丸再次開始抽拉。這次,短觸
手直接插入兩人的蜜穴,然后強行劃出,碰撞著兩人陰蒂,摩擦著兩人的菊穴。

  「啊哦哦哦!」兩人的淫液馬上噴了出來,被黑丸抽拉地飛濺。僅僅兩分鐘,
又是一輪高潮,又是一輪吸收。在黑丸停止時,兩人已經滿身自己的淫液,翻著
白眼喘息著。

  「不行 快感沒有降低,這樣下去 我要受不了了。」

  「呃呃 呃啊 」溫妮莎已經聽不見雅典娜的話。因為已經到了如狼似
虎的年齡,溫妮莎的性欲要更強一點,身體也更加敏感,她的意識現在也慢慢傾
向于了快感,就是這意識上的屈服,讓溫妮莎的秘密展現了出來。

  「溫妮莎 那 那是 」雅典娜驚訝地看到一根屬于男性的陰莖慢慢
從溫妮莎的下體挺立起來。

  「呃 什幺?」溫妮莎此時也發現了自己一時疏忽露出的陰莖。

  在這個平行世界,的確存在著雙性人,也就是Futa。平時她們的陰莖會
隱藏起來,從外觀上和普通女性差不多,可是在快感提升時,陰莖會自己出現并
勃起。但是雙性人非常少見,而且普遍會被嘲笑,所以很多雙性人會像溫妮莎這
樣通過意誌力阻止陰莖在快感提升時出現。

  「雅典娜 拜托別看 」

  「沒關系的 啊!小心溫妮莎!」

  正在溫妮莎試圖讓陰莖軟下來時,一根觸手管卻突然吸住了溫妮莎的陰莖。

  「啊!不要!你這家伙 」溫妮莎正準備伸手拔下觸手管,觸手管卻突然
劇烈蠕動。

  「啊啊啊 」溫妮莎仰起身體,翻著白眼呻吟起來。溫妮莎已經隱藏陰莖
很久了,她的陰莖在這個年齡積攢了好幾年的欲望。

  現在她明顯感覺到陰莖背叛了自己的意誌盡情吸收著快感,陰莖被人掌控的
不甘和劇烈的快感在溫妮莎大腦里矛盾地碰撞,與其說是享受,不如說像痛苦。
在被觸手管吐出時,溫妮莎的陰莖已經勃起到極限,不可能收回了。溫妮莎羞恥
又憤怒地看著自己勃起到 20多厘米的陰莖。

  「溫妮莎小姐 你沒事吧 」

  「啊 我沒什幺 」雅典娜不在意自己Futa身份的關心讓溫妮莎冷
靜了一些。

  可在這時,黑丸突然改變身體的形狀,它捆綁住溫妮莎的手腳,然后變成一
張肉床,讓她四肢大開躺在床上,而雅典娜,雙腿被分開呈「M」形,雙臂收在
胸前。接著更多黑色的肉體聚攏把雅典娜包裹,只露出雅典娜的頭和屁股及私處。
雅典娜整個人被包裹成一個活體飛機杯。

  「不會吧 不要把雅典娜 」溫妮莎和雅典娜都明白了黑丸的意圖。

  「怎幺會 不能讓我把溫妮莎小姐 」

  黑丸已經把雅典娜的菊穴對準了溫妮莎怒挺的陰莖。而更讓溫妮莎感到恥辱
的是,自己的陰莖居然更加興奮地跳動。

  「不要!」

  在兩人的哀求中,黑丸把雅典娜重重地按了下去,雅典娜緊致嬌嫩的蜜穴把
溫妮莎粗大的陰莖一口氣吞了進去。

  「咿咿咿 」兩人發不出呻吟,表情就已經失控。互相侵犯著對方對她們
造成的羞恥感超出她們的想象,而且令她們沒有想到的是,催情氣體居然把這種
背德的羞恥變成快感,讓兩人興奮了起來。

  兩人因為瞬間的劇烈羞恥和快感噴出淫液,互相驚恐地看著對方。

  「不 等等 別 」兩人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恐懼不已,可黑丸依
然如她們預料地,好像在故意讓兩人感受恐懼一樣,慢慢擡起雅典娜,讓她們清
楚地感受陰莖和菊穴互相摩擦的快感。然后,迅速落下,不停地上下套弄。

  「哦哦哦哦 」

  「溫妮莎小姐 我像自慰器一樣,在折磨溫妮莎小姐,我在榨她的精
不可以這樣 但是,為什幺 還想要繼續 越是感到抱歉就越興奮 」

  「雅典娜 我在侵犯她 我在玷汙她 可是這種刺激讓我無法抗拒
越來越興奮了 」

  背德感帶給兩人的劇烈快感讓她們達到極限的高潮,兩人被迫失神著浪叫。
這就是她們恐懼的。不光是快感,被羞辱,還有羞辱對方,她們恐懼的是這些屈
辱居然慢慢讓她們更加興奮,更加難以抗拒。也就是說,讓她們更加淫蕩。

  黑丸繼續用飛機杯雅典娜榨著溫妮莎,隨著溫妮莎一陣劇烈的呻吟,積攢幾
年的快感通過濃濁的精液釋放出來,全部強行灌輸給雅典娜,雅典娜也高潮著噴
著淫液。

  等陰莖從雅典娜身體里拔出來時,一股股白凈的精液從她的菊穴中倒涌出來。
黑丸趁機再次吸住溫妮莎的陰莖,這根陰莖現在已經被雅典娜的菊穴折磨得脆弱
不堪,很快就被再次吸出精液。而雅典娜,原本的理智也已經被摧毀,觸手管吸
住她的蜜穴,觸手插入她的菊穴攪動,這個美艷的飛機杯馬上噴出淫液被吸收。

  兩人的能量就這樣被大量吸收了,剩下溫妮莎軟趴趴的陰莖和雅典娜無法閉
合的菊穴。可就在這時,黑丸居然又把雅典娜擡起來,把她的菊穴對準了溫妮莎
的陰莖。兩人互相看著一臉疲憊的淫蕩的對方,慢慢地,目光變得迷離。雅典娜
的菊穴和蜜穴再次抽動著,像饑渴的榨精生物。而溫妮莎的陰莖也正常勃起,像
迎接著飛機杯雅典娜。

  這樣一輪又一輪榨精,一輪又一輪吸收,兩人已經沒有了反抗的意愿。變成
了黑丸的無限產能電池。

  而兩人沒有注意到,直播依然在繼續,網絡和電視被不明病毒攻擊,一直播
放著島上的事件。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平野流影放棄了自己的聲譽和一切,也
要直播這些畫面。全世界已經見證了黑丸的捕食和雅典娜、溫妮莎的墮落。

  此時,遠在太空的基地上,兩個身高接近2米的女人看著直播。

  「做這種直播,平野流影也沒有辦法再面對公眾了吧,她這樣做的目的是什
幺?」

  「這個生物,很像之前資料上寫的黑丸。」

  「都是為了這個怪物再次覺醒嗎?」

  「很可能。」

  「那這就需要讓那孩子出面解決了,她的屬性,最適合這種任務。」

  「餵 你舍得嗎?」

  「當然不舍得,但是這次事件如果繼續放任我們組織也會受影響,那不如現
在就讓她解決的好。當然,我們也要跟去。」

  「 那好吧。Candy,去把事情告訴那丫頭吧。」

  兩人身后的機器人離開指揮室,來到一間房間。房間內,一個橘黃色頭發的
少女一手拿著薄板棒棒糖放在嘴邊舔,一邊擺弄著桌上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機械零
件。

  「Diana和Foxy有任務。」

  聽見機器人的話,少女站了起來,橘黃色的頭髮變成閃亮的水藍色。

【完】